电子商务诈骗——电商托管

2020-01-13 17:54:43 深圳收债网-18927489205-徐经理

电子商务托管是一种新的商业服务。电子商务本身是一个复杂的过程,需要技术和市场营销的双重支持,在网络日渐重要的当今社会,中小企业方面迫切希望能通过网络开展电子商务,另一方面又受到经验少、专业人才缺乏和成本高企的限制。因此电子商务托管服务应运而生,企业以合同的方式委托专业电子商务服务商为企业提供部分或全部的信息技术、产品或服务功能,从企业在互联网上的“包装”“宣传”和“销售”三个要点出发,提供以网站建设、网站推广和网上贸易为重点,相关服务为辅助的一系列服务。

案例1

女子花钱托管网店早托誉公司诈骗

在义乌苏溪办饰品厂的鄢女士,这几天很郁闷。

原以为花了6800元“托管”费后,她可以离开电脑屏幕,专心帮丈夫打理加工厂。

然而几天前,合作的这家电商服务公司却人去楼空了,老板的电话一直处在关机状态。

网店交给“专业公司”托管,半年后公司解散、老板关机。

鄢女士是安徽人,她和丈夫一起在义乌打拼已经七八年了。4年前,掌握了一定技术之后,夫妻俩自立门户,办了饰品加工厂。

除了帮经营户代加工,前年8月,鄢女士还注册成立了电子商务公司,她在阿里巴巴管理网店负责接单,丈夫采购原材料再发到外地“来料加工”。

日子渐渐红火起来,可时间久了,鄢女士发现,因为自己缺乏专业知识,网上的批发生意遇到了瓶颈。

去年9月初,一家自称专门为经营户和加工厂提供诚信通“托管”服务的公司找上了门。

名姓孟的业务员专门来到苏溪乡下的厂里,和鄢女士聊关于批发网店运营的事情。他说,很多这样的加工厂和市场经营户,都跟他们公司合作,效果很好。

小孟给鄢女士的感觉很有诚意。

想对方是专业的,肯定比自己做得好。”鄢女士心动了,去年9月15日,她与义乌市杰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签订合同,就选择了年费6800元的业务合作,主要内容含新产品拍摄,网站图片更新,关键词搜素排名阿里前三页等。

合作的第一个月,业务员很负贲,隔几天就到厂里来拿样品,回公司拍摄、更新,这让鄢女士轻松不少,可以帮丈夫分担其他业务。可是,好景不长。第二个月,业务员来的次数就少了,到了第三个月几乎见不到人影,等鄢女士注意到时,已经临近春节了。

3月1日,夫妻俩从老家回来开工,可是托管给专业公司的网店却一点动静都没有,“这段时间是旺季,应该有单子的。”

几天后,鄢女士实在忍不住,给义乌市杰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打了电话。接电话的客服说,所有员工都在杭州培训一个星期,公司现在没有人。可是3月10日,鄢女士再次致电时,工作人员答复,公司已经解散了,联系不上老板。

鄢女士立刻与之前的业务员小孟联系,却发现小孟已经离职。

根据小孟给的电话,鄢女士试图联系老板赵先生,对方却一直关机。

托管公司人去楼空,至少有100家客户合作未到期

昨天下午,钱江晚报记者来到了江东街道南下朱C区40幢,二楼的办公室已经人去楼空。空荡荡的办公室门口,3块“金字招牌”特别显眼,只是这些“企业信用等级AAA”“诚信网商”等荣誉牌都是社会组织颁发的。

门上贴着一张手写的告示,大意是“公司已经跑路,如有损失请抓紧报案落款写着“房东”。

随后,记者联系上了房东。他说,杰城公司是去年3月15日搬到这边来的6万8租下二楼整整7间房,租期一年,“放着很多电脑,场面很大。”

房东说:“3月10日有租客来问,我才发现里面已经搬空了,连一声招呼也不打,还欠1万多电费没交呢。”

二楼公司突然人去楼空后,房东打老板赵先生多次电话,只接通过一次,对方说过几天会回来处理的,可是一直不见人影,后来索性电话都关机了。

之后,陆陆续续有“阿里托管”的客户过来找二楼的公司,房东索性贴了张纸条,“目前已经有10来个托管客户跟我联系过。”

记者又联系了之前的业务员小孟。他说,自己是2013年11月通过招聘进这家公司当销售、跑业务,“公司请的人比较多,每单提成在15%~20%,运营成本是比较高的。”

小孟说,他进公司时,有10多人,主要是向客户推销诚信通运营业务的,根据店铺装修、产品拍摄、上传发布等项目不同,年托管费用在3800~19800元不等。

“人员不太稳定,公司管理比较乱。”小孟说,今年1月份他就辞职了,直到春节后,他又接到了之前客户的电话,反映托管的店面没人在操作。

于是,小孟就联系老板,老板说在操作的,他就答复这段时间比较忙让客户别急,“没想到几天后,老板关机了,公司也关门了。

小孟手上签订合同没到期的客户就有40来个,主要以6800元的为主,“好几个是年前刚签的,店铺还没开始操作。”小孟估计,与公司办理“阿里托管”合作没有到期的客户,不少于100家,“以国际商贸城经营户居多,也有工厂的。”

小孟说,老板赵先生是江西人,3月10日之后再也没联系上他。

市场监管局提酲经营户跟踪察看服务

随后,钱江晚报记者找到了义乌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得知这家企业是2013年10月份注册登记的,目前并没有办理注销手续。

根据记者反映的情况,公司所在的辖区监管所工作人员表示,他们将会与公司法人赵先生取得联系,“这类属于合同纠纷,我们只能从中调解,调解不成建议鄢女士等人走司法途径。”

工作人员坦言,走正常程序,一家公司解散之前,要在媒体上登广告声明相应的债务关系要进行清算,“老板是外地人,如果联系不上,建议向公安机关报案。”

案例2

吴小姐没想到,通过某大型房产经纪公司门店租的房子,在一年租期到了之后若想要续租,还要再缴纳一次中介费。

“租房签合同的时候,房产中介并没有跟我明确过。”吴小姐说。

吴小姐通过拨打房产中介的客服电话咨询后了解到,她租的房子属于托管房,房租收取方式就是如此。

吴小姐继续说,在租房时她还有一个疑问,就是当时签合同的时候实际上签了两份合同,一份是经纪机构代理成交版,一份是经纪机构居间成交版且合同上还出现了一个她从未听过的机构—某爱家营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爱家营)。

“当时也没想那么多就签了。”吴昕说。

吴昕向记者提供经纪机构代理成交版合同显示,该合同签署人只有两方,甲方为房主,房主的代理机构并非该房产经济公司,而是爱家营,合同上盖的章也是爱家营的公司章,乙方为吴昕;在那份经纪机构居间成交版合同上,甲乙双方未变,增加的丙方为该房产经济公司,该房产经济公司的身份是居间人。

“签合同时,房产经济公司的经纪人并未解释为何要签两份合同,也未解释为何第一份合同的代理人为爱家营。”吴昕说。

法治周末在采访中了解到,有租房者称甚至都没注意到,合同上有爱家营的身影。

该房产经济公司客服人员告诉法治周末记者,爱家营为该房产经济公司的子公司,主要负责公司旗下的托管房业务,而且该公司的托管房业务都是要签两份合同。

为何托管房的佣金需要一收再收?为何通过该房产经济公司门店租的托管房需要签两份合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