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计骗局之三

2020-02-24 20:55:16 深圳收债网-19874711536-徐经理 13

张君和周君各自提着密码箱刚刚走出站台。一阵浓烈的香水味儿扑面而至,一个黄衣黄裙的女子婷立在二人面前,主动与他们搭讪。

先生住不住旅店?”

两个外地人相对一视,他们的确要找旅店,但并不着急。眼前出现如此刺激嗅觉和视觉的女性,两个壮年男人的精神为之振。他们只以为这个女郎纯粹是出卖色情的,便想乘机开开“洋荤”,哪里还想过她为他们已经设置好了一个更大的圈套。

旅店的条件好不好?”周君立即接过话头,一双眯缝眼盯住了对方的胸脯。

女子的杏眼一闪,又是一笑。随手亮出了“为民旅店”的招牌。白底黑字写得清楚“双人房每人80元;单人房120元……另设附加服务”

走南闯北七八年的张君什么人物没有见过?今天“巧”遇黄衣女子,只三言两语便试出了内中苗头。尤见对方颇有几分姿色,一身打扮又性感可人,于是打定了“消遣消遣”的主意。

“小姐,天冷可不可以加铺盖?张君冷不丁地冒了一句,还故作亲昵地倾了倾身体。

黄衣女子先是一愣,随即又露出笑脸,“加铺盖”系重庆下层社会流行的俚语,并非成都土话,不过黄衣女子还是领会了真正含义。于是开口道:“可以!可以!保证暖和!”

张君和周君满意地笑笑,又察看了四周片刻,这才对黄衣女子道:“那么,请…黄玫瑰前头带路!”自以为巧遇桃花运的两个懵懂男子不避冒昧地昵称对方“黄玫瑰”。鱼儿上钩了。

他们随在黄衣女子左右,摩摩擦擦往东而去。

东弯西绕,高楼大马路被抛在脑后,银色的月光下,眼前出现了陇陇菜地。两个重庆崽似乎回过神来,驻足而问:“怎么回事,像到了农村

“这里清静、安全嘛!”黄衣女子仍是含着笑,一边作答,边掸了掸胸前的灰尘,几乎露出里面的“尤物”

两人自然不想舍弃已经采到手的“黄玫瑰”,他们来到一参差不齐的红砖瓦房前,黄衣女子抽出钥匙开了一间房门。屋里的设备实在简陋:一个旧沙发,一张木质双人床和一个床头柜。这一时,黄衣女子娇滴滴地伸出左手做了个“请”的姿势。

张君和周君没想到会是如此一间散发着刺鼻味的陋室,于是面露不满之色:“这就是‘为民旅店?

黄衣女子却不言语,轻轻合上房门,转过身便一颗一颗地解脱上衣纽扣,脸上的笑容显得异样起来。见对方有些犯傻,便柔声说道:“你们不就是想乐一乐吗?来啊……呆着干嘛!”

两人原本只是对又脏又臭的场所感到气愤,而对“黄玫瑰”并无半点嫌恶。如今对方主动点拨,不禁嬉皮笑脸扔下各自的密码箱一哄而上转眼之间,“黄玫瑰”已酥胸半露躺在床上,两个男人的衣裤也满地纷呈。

突然,“砰砰”的砸门声响,惊得屋里的三个人僵了手脚。未等有所反应,那破朽的木门已被砸开,四个大汉冲进屋里。为首的高个子一个箭步跨到床边,把“黄玫瑰”从被窝里揪出来,“叭”就是一个嘴巴,然后怒目骂道:“不要脸的臭婊子……”猛一掉头,手指差点碰到脸色惨白的张君鼻尖:“你敢调戏我老婆,看我怎么收拾你!”一挥手,门旁的三个小伙子便靠前形成二对一的掎角之势。张君到底略显老练,很快明白了这是个美丽的圈套。虽然是光着身子,但“跑”的念头促使他猛地抓起密码箱,躲过对方扑击,猫腰低头冲出门外、高个儿自然不会放过“奸夫”,拔腿穷追而去。

被堵在屋里的周君自感无理无脸,双手紧贴胸前直打哆嗦。两个小伙子施展拳脚后,一脚把他踹去房门,那个装有8000元现金的密码箱却被关在门内

再说倒霉的张君,虽是冲出了“牢笼”,却不识路途又未穿鞋,没头没脑,深三脚浅一脚地跑不多远便被高个儿追上,一阵劈头盖脸的暴打。待略为清醒后始知手中的密码箱不翼而飞,而自己则坐在齐腰深的水沟中。

见对方踪影全无,张君这才颤颤兢兢地爬上沟坎,却与狂奔而来的周君迎个正着。眼前落得如此境地,两人竟然尢话可说。好在周君被“扫地出门”时带着衣裤,于是忙分了一半套在冻得直抽鼻涕的张君身上,愣了好一阵。张君伤心兮兮地道:“我箱子里有10000元钱……怎么办?报不报案?”

是啊,报案时怕我们也不好说。”

周君知道自己的不轨行为亦不好交代。他俩只好哑巴吃黄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