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收债】用人单位对劳动者进行除名处分,应当经过哪些法定程序?

2020-09-04 17:57:35 深圳收债网-18927489205-徐经理 1

朱某于1992年2月与某市科教仪器厂签订了为期4年的劳动合同。1994年6月25日,朱某因家中有事请事假10天。但直到7月10日,朱某仍未回厂上班,也未办理续假手续。1994年7月11日,科教仪器厂决定停止发给朱某工资和各种津贴,并派人通知朱某上班。朱某接到通知后,于7月12日到厂,找到厂领导,讲明自己身体有病,不能在原来的工作岗位上工作,要求调换较为轻松的工作。科教仪器厂认为,根据本厂的实际情况,难以调整朱某的工作岗位。朱某很不满,但还是回到了原工作岗位工作。1994年7月26日,科教仪器厂以朱某旷工为由,将其除名,解除劳动合同。对此,朱某表示不服,认为科教仪器厂不考虑其身体不好,难以胜任原工作,不仅把其因病不能上班视为旷工,而且不调整工作,现在又以此为借口将其除名,是没有法律依据的。于是,朱某向本厂工会作了反映。

科教仪器厂工会接到朱某的反映后,认为厂里将朱某除名不当,而且事先又未征求工会的意见。厂工会主席向厂行

政领导进行交涉。但厂长等人认为厂长有用人权,为了严肃厂规厂纪,必须将朱某除名,拒绝工会重新研究处理的要求。

朱某遂于1994年7月30日向当地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提出仲裁申请,诉称:无论在法律依据上,还是在处理程序上,对其作出的除名决定都是不合法的,请求责令被诉方撤销除名的决定,继续履行双方的劳动合同,并补发申诉方被扣发的工资及其他待遇。

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经过调查核实,认为朱某没有事先请假,又没有依照有关规定补假,从7月5日至7月12日期间可以视为旷工,但仅凭这一点不足以将朱某除名,因此,除名决定的法律依据不足。另外,科教仪器厂在决定将朱某除名前,未征询厂工会的意见,程序上亦违法。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如下裁决:市科教仪器厂作出将朱某除名、解除劳动合同的决定无效;朱某继续回科教仪器厂工作;市科教仪器厂补发朱某事假期间的工资(7月5日到7月12日旷工期间,市科教仪器厂不发给朱某工资及相应的待遇);市科教仪器厂可以按照有关法律、法规对朱某的违规旷工行为给予适当的处分。

用人单位对职工进行除名处分,应当经过哪些法定程序?

本案是一起用人单位违反实体法规定和程序法规范,对职工除名引起的争议。

深圳收债网

首先,朱某的旷工是从7月5日至7月12日。其间仅7天时间,这并不足以导致朱某被除名,根据《企业职工奖惩条例》第18条的规定,“职工无正当理由经常旷工,经批评教育无效,连续旷工时间超过15天,或者一年累计旷工时间超过30天的,企业有权予以除名。”可见,朱某的行为不符合除名的条件。市科教仪器厂对朱某所做出的除名决定,在实体法上没有依据。

其次,这一除名决定在程序上也违法。根据《企业职工奖惩条例》第18条的规定,用人单位对经常旷工的职工应当先进行批评教育,经教育无效之后,才能作进一步的处分。同时该条例第19条规定:“给予职工行政处分和经济处罚,必须弄清事实,取得证据,经过一定会议讨论,征求工会意见,允许受处分者本人进行申辩,慎重决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会法》第19条规定:“企业辞退、处分职工,工会认为不适当的,有权提出意见。全民所有制和集体所有制企业在作出开除、除名职工的决定时,应当事先将理由通知当事人,如企业行政方面违反法律、法规和有关合同,工会有权要求重新研究处理。当事人对企业行政方面作出的辞退、开除、除名的处理不服的,可以要求依照国家有关处理劳动争议的规定办理。”法律、法规之所以这样规定,是为了充分地保护普通职工的利益。通过劳动者的集体组织来进行有理有据的抗辩,从而可以维护职工的合法权益。同时,如果职工所犯错误极其严重,必须予以开除、除名的,工会也可以帮助做职工的思想工作,这样既可以维护用人单位的合法权益,也有利于保护劳动者的权益,稳定职工情绪。

根据法律、法规的规定,可以将企业对职工进行行政处分和经济处罚的有关程序归结为以下几点:首先应当对职工进行批评教育;批评教育无效的,企业应当经过一定的会议讨论对职工处分,并应允许职工本人到会申辩,还应将有关事实和理由事先通知工人组织;工会认为不适当的,有权提出意见;工会认为企业处分决定违反法律、法规和劳动合同的,工会有权要求重新进行研究处理;职工本人不服,可以按照国家规定的劳动争议处理程序申请仲裁,对仲裁裁决不服的,可以通过诉讼途径最终解决。工会认为企业的处分不当的,应当支持职工申请仲裁或提起诉讼。

本案中,用人单位没有遵照上述程序作出处分决定,即首先没有对朱某进行批评教育,只是通知其上班,朱某上班之后,企业又突然决定将朱某除名。此前,用人单位既未将除名理由通知工会,也未允许其本人到厂进行申辩。当工会要求用人单位对这一违法行为重新研究处理时,也未重新进行研究,提出处理意见,仍然坚持原来的错误做法,将朱某除名。

最后需要说明的是,外商投资企业和私营企业等因其所有制形式不同,在内部管理上也存在着差异,不完全等同于全民所有制和集体所有制企业,我国《工会法》第19条对这两类企业的辞退、处分职工的规定是:“企业辞退、处分职工,工会认为不适当的,有权提出意见”,“当个人对企业行政方面作出的辞退、开除、除名的处理不服的,可以要求依照国家有关处理劳动争议的规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