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收债】劳动合同中的“未经工会同意,用人单位不能处分职工”约定是否合法?

2020-09-04 17:59:25 深圳收债网-19874711536-徐经理 2

1997年1月1日,某县运输公司与胡某签订《劳动合同书》,胡被招聘为售票员。合同书规定:“运输公司对职工进行处分应经过工会讨论同意。”同年6月26日,胡某作为公司96号车售票员,随车从A县出发经B县至C县,再前往D县。到B站时,该站售票代办员沈某告诉胡某:售出B县到D县11人集体票一本计120元,因票较厚,要驾驶员王某到C县找刀切角。到C县后,因时间紧王某未找到刀将集体票切角。当乘客刘某在C县一小车站上车购票时,因无票给,胡某将两张当场涂改了起止地点和月、日的回笼车票售给刘某。车行至一定距离后,运输公司稽查员李某等人上车作例行检查,将上述未切角的票和涂改票查出。同月29日运输公司以《企业职工奖惩条例》为依据,以胡某违反本公司《稽查工作条例》之规定为由,用便笺通知胡某,对其作出“售白票罚款1200元、售回笼票罚款2500元、合计3700元,限次月15日前交清,否则下岗”的处罚,并从7月1日起停止胡某的工作和停发工资。限期内胡某未缴纳罚款。7月18日,胡某向县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8月15日,县劳动仲裁委员会作出如下裁决:县运输公司罚款无事实依据,予以撤销;停止胡某工作,停发工资是错误的,应立即恢复工作,补发停工期间全部工资360元。运输公司对此裁决不服,遂向县人民法院起诉。在审判人员的调解下,双方当事人自愿达成如下协议:县运输公司恢复胡某工作,并补发其从停工之日到恢复工作期间的基本工资;胡某自愿接受县运输公司经济处罚1000元。

未经工会同意,运输公司能否对胡某进行处分?运输公司对胡某违章售票的处分是否合理?

首先本案是一起劳动争议案。

人民法院受理劳动争议案,除应符合《民事诉讼法》第108条规定的起诉条件外,还应同时符合下列两个条件:(1)必须是最高人民法院对劳动部《关于人民法院审判劳动争议案件几个法律问题的复函》的答复中所指的三种劳动争议之一。这三种劳动争议案件是:因履行劳动合同发生的争议;因开除、除名、辞退违纪职工发生的争议;其他劳动争议。本案被告虽提出有原告违反劳动合同规定的问题,但实际上是属于其他劳动争议。(2)必须是不服地方劳动仲裁委员会的争议。《国营企业劳动争议暂行规定》中规定:发生劳动争议,当事人可以向企业劳动争议调解委员会申请调解,也可直接向当地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当事人一方或双方对仲裁不服的,可以在收到仲裁决定书之日起15日内向人民法院起诉。未经地方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仲裁的劳动争议,人民法院不能受理。本案符合争议案件的起诉条件,县人民法院以民事案件受理是正确的。

《工会法》第18条规定:企业辞退、处分职工,工会认为不适当的,有权提出意见。《企业职工奖惩条例》第13条规定,对职工给予开除处分,须经厂长(经理)提出,由职工代表大会或职工大会讨论决定,并报告企业主管部门和企业所在地的劳动或者人事部门备案。本案中,用人单位如果要开除胡某,必须要征求县运输公司工会的同意。按照胡某与县运输公司签订的劳动合同的约定,用人单位也应当这么做。不过如果用人单位给职工的处分没有达到开除、辞退的程度,劳动合同也没有约定用人单位处分职工必须经过工会同意的,用人单位可以不经过工会的同意就能作出决定,但是工会认为处分不恰当的,可以要求用人单位重新作出处分。如果劳动合同已经约定用人单位处分职工必须经过工会同意的,用人单位应当经过工会的同意才能作出处分决定因为《工会法》和《企业职工奖惩条例》并没有明确禁止劳动合同的双方当事人这么约定。本案中,运输公司根据对胡某售白票、回笼票的行为作出罚款的处分不太合理。另外运输公司的处分行为所依据的事实根据不充足。本案中,胡某卖出涂改票的行为不是故意的,因为时间紧,她找不到刀对票进行切割。当然,胡某出售涂改票的行为不对,但对其临时涂改票的行为也不能全盘否定。因此,运输公司的处罚决定太严厉,不合理。在人民法院的调解之下运输公司作出让步是明智的。